高中毕业适合去哪旅游

  • 作者:《子路教育网》
  • 发布时间:2017-08-07 19:51:13
  • 阅读 484

摘要:从前家里穷,父母不舍得出去旅游,上高中毕业之前,是没有正儿八经出去旅游过的。若不是读书上尚有些天分,我该和大多数农村里的孩子一样,把旅游视作

高中毕业后适合旅游的地方


  出武汉向西北行200余公里,入随州境内,有山曰大洪山。


  传闻这是西汉末年绿林起义的地方,山中有名唤两王洞的天然岩洞,即是纪念当时起义的首领王匡、王凤二人的。洞颇高、深,人处其中甚觉幽凉,但并不像藏有军械的地方。

  我在此地住了约半个月,每日游山玩水、读书看报,生活中难得这番悠闲地时光。景色并不急着去看,晃到哪里就是哪里,然而日子虽然过得悠闲,却总觉得缺了点什么。

  第一部分:高中毕业前我没有旅游过

  从前家里穷,父母不舍得出去旅游,上高中之前,是没有正儿八经出去旅游过的。若不是读书上尚有些天分,我该和大多数农村里的孩子一样,把旅游视作一场难得的奢侈。

  读书之后,视野便宽了,偶尔也有机会出去。然而和我一起出去旅游绝不是件幸福的差事,太过珍惜,所以总是过度苛求。

  一则过于求全责备。凡有机会外出,必将该处可玩的地方穷列,抓住每一个可以支配的时间,详细的一一安排好每处景点的时间和路线,务必把所有景点都看个遍。往往早上天一亮就起床,徒步一整天,往返数个景点,如是数日,直到返程。这样,难免走马观花,且极易疲劳。

  二则省钱为第一要务。反正也年轻气盛,订最便宜的小旅馆,找青年旅舍的床铺,卫生、舒适与否不打紧,在困苦的环境呆惯了,并不觉得落魄。早晚餐找便宜的餐馆对付,午饭就在路上吃点干粮。游览车、缆车什么的是决计不坐的。所幸行李甚少,只是锻炼了脚力。

  第二部分:一名高中士人的旅途

  2013年春,我去山东济南,济南事办完了,济南市也转完了。从济南回武汉,等车的途中,忽然想到泰山就在旁边。一念及此,就走不动了,泰山对一名士人的吸引力太大。那时已是晚上8点,但往来泰山与济南之间的列车不少,于是直奔泰山而去。本来全无准备,到了山脚下的泰安市,忙在火车站附近找家网吧,查登泰山的攻略。网吧很破,藏在人行通道的地下,泥垢的墙面破了皮,水泥地上充斥着垃圾、方便面和烟蒂,给人古怪的安全感。

  攻略上说,11、2点爬山去看日出时间正好。于是到10点钟便打车去了景区门口,寒冷的夜晚,又非周末,山脚下人并不多。我跟着零星几个人便往上走,有本地人在兜售手电筒和大衣,我心大,都没管,便往上爬。

  走着走着,同行的几个人聊起来,才发现这竟是一个逃票的队伍,一名当地人当导游带队,一人收费30元。既是逃票,当然不能走正路。山路陡峭,只容一人通行,月色并不明亮,山色笼罩在漆黑而寂静的夜里,只能模模糊糊看到眼前的路。我没带手电筒,只能艰难的靠着月色走,同行的有一对夫妻和几个姑娘,姑娘心肠很好,到陡峻的地方往往照顾着我。就这样到了半山腰,向导说前面不会再查票就返程回去,其余人慢慢就分散了。天亮后我下山,又看到来时的小路。顿时就感慨,若是白天自己想必是不敢走这条路的;又后怕,这条小路实在危险,只能暗自感谢先贤庇护了。

  向上攀爬的路上又结识了几位朋友,众人互相鼓励着向上,有一位大叔争着一定要给我拍了不少照片,要了我的邮箱,又留了手机号。但后来照片终究没有发,我的通讯录里至今还有他的联系方式,却也未曾联络过。不知道现在再问他,他是否还会记得当时同行的少年。

  快到南山门时,已经极累,一群人坐在台阶上边休息边看山下的灯火。虽然是凌晨,城市却依然灯火通明,月亮在头上冷清的绽着光辉,虽然只有一个人,并不觉得寂寞。

  临近山顶有块平地,风大了起来。我找了户人家租了棉大衣,倒比山下还要便宜。距离日出大约还有半个多时辰,很多帐篷里的人开始起床,我找不到地方避寒,躲在一处墙后静静的等。向看日出的地方涌去的人多了,就跟着一同前往,静侯片刻,天色忽然亮了,太阳就慢慢升起来了。

  我静静地看完日出,周围都是高中情侣/家人争着在拍照,那时我用的是一部破旧的山寨机,也没有拍照的念头,就坐在那里抵着头看太阳从云的那边爬起来。金乌慢慢的飞,太阳缓缓地爬,须臾间金光四射,群山尽染,太阳就完全跃出地平线了。我并不沉醉在这景色里,泰山的日出并不因为在泰山而更美一些,小时家中出门,是一望无际的麦田,只在近处有几棵树,爬到屋顶,景色就一览无余了。天下的日出大抵是分不出什么区别的。看过日出,有种静谧的解脱感,我就慢慢一步步下山,沿途景色却是毫无印象了。

  第三部分:高中毕业后的旅游结束后,充满了疲惫与满足

  我的旅游似乎总是这样子,旅游完了,身体往往疲惫到极点,然而精神却得到一种异样的满足感,仿佛完成一种另类的朝圣。

  当然现在家里依旧穷,但出行似乎总与人一起,同行,便有顾虑。有时依着人家住好一点的酒店,行悠闲点的路,坐舒适点的交通,有时过去的自己难免跳出来要发表些想法。所以旅行这事,最适合与一二兴趣相投者同行。

  大洪山太悠闲了,悠闲到难免让人觉得惶恐,仿佛一种生活方式在离自己而去,一种品格在从自己的思想深处被剥离。

  大洪山里有棵千年古银杏,树围六人环抱不止,我越过防护跳进去,贴着他的躯干,听他讲话。缓风吹动树叶,并不带来声音,只能听到来自心脏咚咚的跳动。天空蓝的深沉,云彩不时飘过,我以为我会听到大树对我讲话,但是没有。我于是转身,色彩凝结在身后的大树里。

  然后仿佛中我听到了大树的教导。悠闲久了,会以为一切真的就是那么悠闲。

  会失去力量的。

  我听见他说。

  不要失去力量。






北京赛车时间表 秒速时时彩 北京赛车微信二维码进群玩 秒速时时彩开奖 秒速时时彩开奖 秒速时时彩官网 pk10代理网址 北京赛车营业时间 北京赛车高倍率平台 秒速时时彩官网